中文期刊网|联系我们
中国期刊采编中心
学术论文|哲学社会政治法律经济科学文化历史人文教育自然科学医药卫生农业科学工业技术 期刊发表关于我们联系我们
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学术论文 > 哲学社会 >

地方学位课程中的市场失灵与角色

来源:中国期刊网位置:哲学社会时间:13-05-28 08:40

香港的经济回报

关于教育的经济收益评估,一种常见并且最有力的方法是估计教育的收益率(rate。freturn)。雅各布•明瑟建立并推广了一个估计生命周期收人函数的经济模型。〔.〕在该模型中,用工作经验、工作经验的平方和受教育年限对收人的自然对数进行回归:Ln(y)二f(Exp,ExpZ,seh,z‘,)(l)其中,ExP代表工作经验,ExP,代表工作经验的平方,sch表示受教育年限。z’:表示控制变量。香港的人口普查包含了个人的受教育水平,可以很容易地转换成同等的受教育年限。但是,人口普查数据中并未包含关于工作经验(年限)的信息,这是利用普查数据进行研究经常遇到的困难之一。在一些研究中,年龄被当作一个代理变量。明瑟提出用下面的等式来估计工作经验,这已经被绝大多数类似的研究所采用:Exp=Age一6一Seh(2)在方程(l)中,从一个半对数的多元回归分析中得到Sch的系数,该系数被解释为多接受一年学校教育对收人的自然对数所产生的影响。这是对教育内部收益率的一个近似估计。本文基于明瑟的生命周期收人方程,利用19%年、2001年和200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估计了香港教育的收益率(在第二系列的回归分析中引人了一个控制变量“人均家庭收人”,来“消除”家庭背景对收人的影响。考察结果是,在控制住家庭背景之后,学校教育对收人的影响作用在降低)。研究发现,香港教育的收益率从1999年的9.8%增加到2001年的12.2%,再到2006年的12.4%。教育收益率的持续增长说明,在香港回归后的多年内,教育在香港的经济中受到了高度重视。在香港经济迈向以知识为基础的高发展阶段的背景下,高级技能和更高水平的知识要求得到更高的报酬。(一)专上副学位教育的收入优势为估计专上副学位教育的收人优势,本文对明瑟收人方程进行了修改,用虚拟变量来代表不同的教育群体,即专上证书/文凭类、专上副学位/高级文凭类和专上专业领域类。参照组是高中证书(中五或11年级)或者更低的教育水平。在收人方程中,还有其他分别代表预科和学士学位的虚拟变量。虚拟变量的系数表示,不同教育群体比参照组多获得或少获得百分之几的收人,即不同教育群体的收人优势。分析后报告的所有系数均在1%的水平上显著。在这里,各级受教育程度之前的回归系数代表受该级教育人群相对于高中及以下学历人群的收人优势。本文以最高受教育程度为预科教育的人群为参照,估计了专上副学位教育的收人优势。根据明瑟模型调整工作年限后,完成某些类型的专上副学位教育的人群与只接受过预科教育(中学毕业后“不继续升学”)的人群相比,有着显著的收人优势(每月主要职业收人)。受教育程度为副学位/高级文凭的人群与预科教育人群相比,其收人优势在19%年为19.9%一29.9%,2001年是16.1%一59.3%,2006年是24.2%一52.9%。分离出教育和等专业性学科做进一步分析。以2006年的样本为例,证书/文凭类教育的收入优势(以预科教育为参照,下同)是24%,副学位/高级文凭类教育的收人优势是38%,专业性学科(教育和护理)教育的收人优势是53%。不考虑专业性学科教育,专上副学位教育的收入优势1996年为20%-22%,2002年为16%一46%,2006年为24%一38%不等。(二)毕业生的状况一项全面的关于教育经济回报的研究,除了评估已就业毕业生的收人优势以外,还应当评估毕业生的就业状况。此类评估通常采用两项指标。第一项是就业率或失业率,第二项是毕业生的工作领域与所学专业“匹配’,的比例仁’H’。〕。由于数据不可得①,目前的研究仅能采用第一项指标检验专上副学位毕业生的就业状况。与预期相同,专业领域类的毕业生失业率最低。这些专业领域的教育供给和工资安排受到政府的严格监管。尽管如此,比较1996年、2001年和2006年三个年度不同教育阶段毕业生的就业状况,就读其他类别专上副学位教育的毕业生仍然具有优势。事实上,在2001年和2006年,证书/文凭类和高级文凭/副学士类毕业生的失业率均比预科类的失业率更低。在不同的年份中,专上副学位不同类别的毕业生的失业率分布在1.4%-4.4%之间;与相同年份的国际水平对比,同样具有优势。例如,1996年OECD国家的总体失业率是7.3%,2001年是6.3%,2006年是6.1%[川[”〕。检验“新毕业生”的就业状况也很重要。他们是几年内最容易受到当前力市场影响的群体。本文利用明瑟模型,将工作年限不超过3年的职员定义为“新毕业生”,检验了该群体的就业状况。结果表明,虽然“新毕业生”群体的失业率总体较高,但其模式与毕业生群体相似。

谁就读于专上副学位课程

在专上副学位教育的发展中,出现了有关谁会就读此类教育以及对教育平第2期香港专上副学位课程中的市场失灵与政府角色103等的关注。这一级较之学士学位教育在许多方面都缺乏优势。一些报告提出,该类教育是低效率的,并且对于在社交和学业方面处于弱势地位的群体而言是一项不利的选择〔‘,H‘4〕。本文利用斯特回归分析[’5〕,比较了就读于文凭/副学位课程的学生和那些没有进人该类教育的学生的家庭背景。为了确定比较的群体,对数据的使用需要做出一些限制和假设。首先,本研究仅选用200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进行分析,因为该数据是在副学位课程全面推广以后的时间点上采集的。其次,只分析年龄在17一24岁的青年。因为这一群体囊括了2000年施政报告瞄准的绝大多数年轻人。再次,分析对象限制在那些完成了预科及以上教育的人群中,因为只有这一群体才有可能“选择”是不继续升学还是学习专上副学位课程,又或者学习研究型大学学位课程。人口普查数据包括三方面的个人家庭背景信息:(1)性别;(2)是否属于迁人少于15年的新移民;(3)人均家庭收人(即家庭总收人除以一般家庭规模)。比较的结果表明,相比于女性,男性更有可能接受专上副学位教育(相比于不继续升学的人而言,男性接受专上副学位教育的概率比女性多出约33个百分点;相比于受过研究大学学位教育的人而言,男性接受副学位教育的概率比女性多出约22个百分点);相比于非新移民,新移民接受专上教育的可能性更低(与不继续升学的人相比,新移民接受副学位教育的概率比非新移民低约38个百分点;与受过研究大学学位教育的人相比,新移民比非移民接受副学位教育的概率低13个百分点)。与不继续升学和接受研究型大学学位教育的人群相比,接受副学位教育的群体更倾向于来自贫困家庭,但这一结果在统计上并不显著。综上,可以得出一个一般性结论,即副学位课程更多地为男性提供了教育机会,较少为新移民提供教育机会。此外,副学位课程的学生更多地来自较低或处于平均收人水平的家庭。

学生的主修学科有哪些

最后,一个有关专上副学位课程中私营自资教育部门发展的新古典经济学的争论是,在给予学生充足的信息和有效的反馈情形下,不同学习领域的学生分布和劳动力市场需要之间的自动匹配问题。本研究利用2006年的人口普查数据,考察了就读于不同学科的专上副学位学生的分布以及这些学科毕业生在相对应行业的平均收人情况。人口普查数据编码包括20多个不同的教育学科。在本研究中,它们被分为6大类主修学科。B列表明全日制学生的分布,C列表明兼读制(Part一t油e)学生的分布,D列表明平均每月从主要职业获得收入。约有三分之一的学生就读于商业和服务学科。这可能是因为市场对该学科的工人有很强的需求。但是,商业和金融服务学科毕业生的平均主要职业收人并不能与其他学科毕业生的收人相媲美,包括专业性学科类、一般/通用类和技术/科技类的毕业生。一种解释是,在这些学生选择所学学科时可能受到了自身“错误预期”的误导而非准确的市场信息的引导。此外,在多数情形下,与技术性学科相比,开设商业及相关学科的课程成本相对较低。私立的教育机构或者收取较低的费用,以吸引更多的学生进人该学科,或者宣传并推广低成本的课程以实现利润最大化。专上副学位教育融资方面的研究将有助于阐明这个间题。然而,在不同学科的招生模式和就业收人的市场现实之间存在着明显的不匹配。

作者:钟宇平 单位:香港中文大学

热点排行榜

中国期刊网|论文发表咨询电话:

热点期刊关注

期刊快速发表